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泡芙小说 > 武侠 > 修仙超级英雄 > 番外:成景禹雪岭逢燕梦

修仙超级英雄 番外:成景禹雪岭逢燕梦

作者:紫云太史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19-12-15 06:39:31 来源:三七中文

紫云天帝,姓成,名景禹。

成景禹幼时,最爱到村里最年长的老先生家里听故事。老先生似乎无所不知,天上地下,千奇百怪,永远也说不完。老先生时常念叨同一首诗:

辞亲别故访神仙,海北天南不计年。

求寿到头翻短寿,随缘怎奈总无缘。

白头似悔书前鉴,年少犹迷作后贤。

代代相从终不改,空留笑话枉流传。

然而,最吸引成景禹的正是这些神仙故事。起初,他只是觉得好玩,但十岁那年发生的事让他悟出一个道理,好玩的事开始变得凶险、刺激。

他的大哥成景启已经二十五岁,只因家里贫困,一直没有娶上媳妇。

好心的邻居给成景启介绍了一个对象。那是一个先天带有精神病的可怜姑娘,她已经十八岁,生活仍然不能自理,整天脏兮兮的,到处乱走,捡人家扔掉的剩菜吃,捡不到吃的,便跑到人家地里偷玉米、萝卜、红薯吃,为此,她经常遭到毒打,连她父母也下狠手打她。

成景禹的父母,成继先夫妇,太想要儿子传宗接代了,他们给成景启做了长达十天的思想工作,终于成功办了婚事。

然而,传宗接代的事还没影,精神病姑娘却先闯祸了。

知县下乡巡视,八抬大轿,锣鼓喧天。精神病姑娘兴冲冲地跑去看热闹,在大路上,迎面向知县的大轿冲去。

成景启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衙役们慌乱地喊道:“有刺客,保护大人。”

然后,刀光剑影,精神病姑娘横尸当场。

成景启抱着死去的妻子,失声痛哭:“她只是不懂礼数,冲撞了大人,可也罪不致死,你们竟然就这样残忍地将她杀害了。”

附近的村民也随着他的哭声指指点点。

知县惊魂甫定,听得议论,再看看精神病姑娘痴呆的神情,已然明了,但他是堂堂知县,岂能认错,反而严厉地向成景启斥道:“刺杀朝廷命官,本该株连九族,念她犯病,情有可原,本官便不再追究,你好自为之吧。”

经此一闹,他已无心巡视,便打道回府了。

成继先夫妇抱孙子的愿望破灭,陷入无限悲痛中。孰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他的二哥成景汤在军中服役,三年没有音信。这日,一名军士捧着一盒骨灰来到成家,惋惜地道:“成景汤是我见过的最英勇的战士,他武功极高,再进一步就能成为宗境强者,本来前途无量,可惜他所在的部队遭到敌人伏击,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他们的将军,部队中唯一一位宗境强者侥幸逃脱。这是他的骨灰和遗物,请伯父、伯母节哀。”

成继先夫妇悲痛欲绝,埋葬成景汤的骨灰后不久,竟然双双撒手人寰。

成景禹连续三个月没去听故事,他翻来覆去思索这些梦魇般的事,终于得到启发:“父母辛苦劳作,为了自己和亲人能够吃饱穿暖,争取的是生存权;知县任意杀戮而不负责任,展示的是王权、霸权;大哥只能接受精神病姑娘为妻,缺乏的是选择权;二哥被强大的敌人击杀,失去了活着的权力,一切的一切,都在一个‘权’字。”

“我命由我不由天!他人皆由天,因为天有权,而我要与天争权!”

他在心里发出呐喊,然后毅然离家出走。

成景禹一心想找个强大的门派修炼成仙。可他不过十岁,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根本不知道天下有多大,更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强大的门派。他以为强大的门派必然在深山中,便向深山走去。

他走了数百里,路过几十个村庄,却没有打听到任何门派的消息。后来,他迷路了,在参天古木间团团转,七天七夜也没走出去。他又累又饿,又悔又怕,最后无力地晕倒在路边。

顺风镖局运送一批紧俏的物资,为赶时间,不顾镖行大忌,铤而走险走了深山中的捷径。他们发现了成景禹,多数人建议不理他,但慈悲为怀的何总镖头力排众议,救起了他,并将他带回顺风镖局。

成景禹苏醒后,何总镖头问他家在何处。他说了半天,总是家附近的几个小地名,即使何总镖头见多识广,也不知道到底在哪里。何总镖头便把这个走失的孩子收养下来,当作镖师培养。

成景禹在顺风镖局住了下来,并得何总镖头传授武艺。他原本有志习武,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如今得了师父,自然勤学苦练。他本就聪明,又非常刻苦,三年后就进阶器境。

何总镖头非常欣慰,开始带着他走镖。在外闯荡了五年,他成为宗境强者。顺风镖局不大,原来只有何总镖头等五位宗境强者,见他进阶宗境,自然更加重用。

十年后,成景禹再次突破,成为化境强者,也是顺风镖局第一强者。

正当何总镖头想倚仗他大展宏图的时候,他却不无歉意地道:“师父教养我十八年,此恩此德我铭记在心。但我觉得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我想游历天下,四处闯荡,还望师父成全。”

“你要离开顺风镖局!”何总镖头大惊,“走镖不也可以游历天下,你不是还要找回家的路吗?”

成景禹道:“我父母双亡,家里只剩一个哥哥,年幼时常想回家看看,如今这份心思却是淡了。我想还是先提升实力,当我霸绝天下后,再回家不迟。”

“霸绝天下”四字让何总镖头心头一震,这小子野心不小啊!但他不得不承认,成景禹确实有这个潜力。二十八岁成为化境强者,似乎比那些名动天下的绝世天才差了不少,但他修炼的只是自己传授的初级功法,若是修炼顶级门派、家族的极品功法,或许成就还在那些绝世天才之上。

何总镖头忍不住赞道:“好!你去吧,我期待着看到你霸绝天下的时候。”

成景禹离开顺风镖局后,仿效老先生的故事到处行侠仗义,铲奸锄恶。十年间,他剿灭土匪一百三十八起,击败化境强者二十六人,其中斩杀十二人。

但他依然困在化境,始终无法突破。他反复思索,终于认识到,自己需要高深功法,否则永远都会止步不前。朔州雪岭剑派的《玄冰心诀》名动天下,是最顶级的功法之一,他决定到雪岭一试,或许有幸学到这部奇功。

然后,成景禹到了雪岭下,无端卷入一场大战。

那日,燕逍、燕芙夫妇带着女儿燕梦从雪岭下来。燕逍一袭白衣,玉树临风,器宇轩昂,本就惹眼;燕芙绿衣绿裙,容颜娇俏,体态婀娜,少女的清纯未失,少妇的风韵又显,更引得无数人侧目。燕梦只有八岁,却是美人胚子,一颦一笑都跟燕芙极其神似,连穿着也跟燕芙一模一样。她两手分别拽着父母,欢快地蹦着跳着。

然而,这幅和谐的画面忽然被打破了。人群中窜出一道黑影,双手各持一柄利刃,分别向燕逍和燕芙袭去。

燕逍、燕芙夫妇合称“雪岭双剑”,绝非浪得虚名。他们都是宗境强者,修炼的《玄冰心诀》又是极品功法,加之两人心心相印,双剑合璧,威力倍增,遇到化境强者也有一战之力。

他们临危不乱,立即拔剑,沉着应战,完全挡住了刺客的攻势。

刺客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冷笑道:“‘雪岭双剑’果然名不虚传。再过几年,你们进阶化境,只怕都能发挥出圣境的战力。可惜,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的招式忽然变得十分诡异,每次都从令人意想不到的方位攻击,登时让燕逍、燕芙夫妇手忙脚乱。他为了掩饰身份,直到此时才使出本门心法。

“日月教徒!”燕逍、燕芙夫妇大怒。

他们的剑上透着奇寒,连空气都因此凝结成点点雪花,他们已将《玄冰心诀》发挥得淋漓尽致。怎奈敌人实在太强,双剑合璧也挡不住,他们节节败退。

燕逍唯恐女儿有失,连忙将燕梦往后推出十余丈,叫她快跑,同时向雪岭上的化境强者传讯求助。

燕梦跑了百余步,忽然驻足望着高耸入云的雪岭,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跑上去,便转身跑向人群,躲在人群中总比暴露在光天化日下强。

在人群中,燕梦看到一个青衣男子,她还不明白那种眼神叫深邃,那种情态叫沧桑,只觉得此人身上透着一种亲切感,是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好人。她奋力地向青衣男子跑去。

成景禹完全被战斗中的三人吸引了。燕逍、燕芙夫妇双剑合璧之强让他吃惊,但刺客之强更让他震惊。他能清楚地感应到,刺客只有宗境,但战力却可碾压许多化境强者,若刺客与自己对战,胜负难料。这种越境挑战的狂人,他只听说过,还是第一次见到。

燕梦扑到了成景禹身上。成景禹陡然一惊,看着燕梦可怜巴巴的眼神,他有些踌躇。他虽然行侠仗义,除强扶弱,但只做力所能及的事,而眼前的事似乎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燕逍、燕芙夫妇完全被压制,燕逍受伤不轻,燕芙也挂了彩。他们拼死护住对方,苦苦支撑,但强援久久未到,心里渐渐生出绝望。

燕逍再次受到重创,燕芙疯狂反扑,不但没有伤敌,自己反而添了一道新伤。

燕梦紧紧地抱住成景禹,瑟瑟发抖。她害怕极了,但十分坚强,自始至终没有哭一声。

雪岭上传来一道雄浑的啸声,几乎同时,又有三道略弱的啸声响起。雪岭剑派的强者赶来了,但还有些距离,所以先发出啸声提振友方,同时也是震慑敌人。

果然,燕逍、燕芙夫妇精神大振,顽强固守,不图有功,但求无过,只要坚持到强援赶来即可。

刺客一时无法彻底击溃燕逍、燕芙夫妇,知道刺杀失败,但又心有不甘,他看到人群中的燕梦,转而向燕梦奔来。

“啊……”燕梦大声尖叫。

成景禹连忙一手推开燕梦,一手反击刺客。他的战力不在刺客之下,但刺客先发制人,他又要救燕梦,一时不备,全力格开刺客右手的利刃,却忘了刺客左手也有利刃。好在他经验丰富,当利刃划破肌肤的瞬间,他迅捷地腾空躲过了。

刺客的目标是燕梦,见成景禹躲过了他的攻击,有些意外,但也没放在心上,又向燕梦扑去。

成景禹既已出手,就不会轻易收手。他双掌齐出,分别攻向刺客的后背和后脑。他的招式没有章法,纯粹是多年战斗总结出来的野路子,但攻势之犀利却是不容置疑的。

刺客听得背后风声,只得回防,与成景禹战在一起。但他不敢恋战,估计雪岭剑派的强者就要到了,他使出几个凌厉的招式逼退成景禹,然后抽身逃走了。

雪岭剑派的强者终于赶到了。四人都是化境强者,为首的燕靖更是半步圣境的顶级强者。

燕逍、燕芙夫妇无力地躺倒地上,气若游丝。

燕靖检查了他们的伤势,惊道:“不好,他们中了剧毒,快送他们回山医治。”

两位强者分别扶起燕逍、燕芙夫妇,燕靖牵着燕梦准备回山。

成景禹虽然只受了皮外伤,但也中了剧毒,此时觉得浑身乏力,几乎站立不稳。

他很奇怪,自己的毒怎么发作得这么快,而燕逍、燕芙夫妇直到危险解除精神松懈下来后才发作,以顽强的精神抗衡毒性,纵然有效,效果也十分有限,他们能坚持这么久,定是修炼高深功法的缘故。他再次认识到高深功法的重要性。

燕梦见状,挣脱燕靖的大手,冲上去扶住成景禹,关切地问道:“叔叔,你怎么了?”

成景禹淡笑道:“我没事,你快回山吧。”

他多想也去雪岭剑派,这本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可施恩图报的事他做不出来。

不过,他虽然嘴硬,身体却不听使唤,他忽然歪倒在地,不省人事。

三天后,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正是燕梦可爱的小脸蛋。

“叔叔醒了,爹、娘,叔叔醒了。”燕梦欢喜地叫道。

燕逍、燕芙夫妇走了过来。燕逍拱手道:“多谢兄台救了小女。还没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成景禹报了姓名,燕逍再次拱手道:“原来是成大侠,久仰大名。”

成景禹道了一声惭愧,便问身在何处。

燕逍道:“成兄中毒极深,靖师兄便将成兄带回雪岭剑派医治。按说,拙荆和我受伤更重,中毒也该更深才对,可我们的毒却更轻,一天一夜便苏醒过来,而成兄却昏迷了三天三夜。靖师兄也觉得奇怪,便禀报了掌门师兄。掌门师兄大感惊奇,亲自检查了成兄的状况,但他没有多说,只是让我们等你醒后,立即带你去见他。”

成景禹道:“既然燕掌门有令,在下岂敢怠慢,这便去拜见燕掌门。”

雪岭剑派雄霸一方,圣境强者是底蕴、根基,化境强者则是中坚力量。这些强者多是燕家子弟成长起来的,但也招揽其他强者。

燕辛检查成景禹的状况时,发现他修炼的只是初级功法,显然并无强大的背景和丰富的资源,但他年纪轻轻就进阶化境,这份天赋和毅力着实令人惊叹,不禁生起招揽之心。

雪岭剑派有三位圣境强者,分别是掌门燕辛、传功长老燕稷、执法长老司徒律,接见成景禹时,出动了燕辛和燕稷两位,不可谓不重视。

燕辛的微笑如和煦的春风,不等成景禹拜见他,他便先迎上去道:“阁下仗义救了燕梦,老夫铭记在心。”

成景禹惶恐地拜道:“燕掌门言重了,晚辈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

燕辛也问起成景禹的姓名字号,听了成景禹的回答后,他喜道:“原来是成大侠,久仰久仰。”

成景禹道:“燕掌门为晚辈驱毒,恩同再造,晚辈无以为报。”

燕辛沉吟片刻后道:“老夫冒昧问一句,成大侠出自何门何派,师从何人?”

成景禹道:“晚辈幼年时随一名镖师学了些初级功法,侥幸进阶化境,后来游历天下,居无定所,一直无门无派。”

燕辛若有深意地道:“无门无派固然逍遥自在,但也失去了强大的背景和丰富的资源,前途渺茫。不提前途,只说近日中毒之事,逍师弟和芙师妹实力不及成大侠,但他们中毒更轻,苏醒更快,只因他们修炼的功法更为高深。”

成景禹心领神会,恭敬地拜道:“晚辈仰慕雪岭剑派已久,如若不弃,愿拜入雪岭剑派,望燕掌门收录。”

燕辛大喜,与燕稷商议后,立即为成景禹举行了入门仪式。

成景禹拜入雪岭剑派后,苦修《玄冰心诀》,精进神速。

十年后,他的战力已不在圣境强者之下,但境界还没有突破,他多次冲击,总是差了一线。

圣境强者是整个天地间的顶级存在,以雪岭剑派的底蕴,也才三位圣境强者,进阶圣境之难可想而知。他渴望突破,却不急躁,依然潜心苦修,步步为营,夯实基础。

燕梦已经十八岁,容颜、气质极似燕芙:绿衣半露柔荑,绿裙暗浮凝脂。丹唇皓齿,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直教铁石生情;美目盼兮,竟使雪风回暖。

她自幼与成景禹非常亲近,经常出入成景禹的居处。成景禹对这个可爱的小师妹十分喜欢,一直指导她修炼。她能进阶宗境,三分是靠天赋,三分是靠父母,还有四分则是成景禹的功劳。

燕梦做了几次门派任务,都高质量完成,渐渐声名鹊起。仰慕她的青年才俊越来越多,但燕逍、燕芙夫妇却相中了成景禹。

新婚之夜,成景禹凭窗望天,忿然道:“天,你以为你有权霸道,让所有人都向你臣服,我偏不服,我就要与天争权!”

燕梦听到这几句铿锵有力的豪言,大喜地扑到成景禹怀里,甜蜜地叫道:“禹师兄,我要和你一起与天争权,天荒地老,沧海桑田,永不分离。”

软玉温香在怀,成景禹前所未有的激动,他捧着燕梦的俏脸,情不自禁吻了下去。

两人渐渐迷乱,互相撕扯……最后,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